Social token與DAO思潮下微觀經濟體的崛起

                  簡介: 我們進入了投資的新篇章。交易是社交活動,而銀行利潤是MMORPG游戲??纯碊OGE、SHIB或GME,我們理所當然地視之為輪盤游戲而已。然而

                  我們進入了投資的新篇章。

                  交易是社交活動,而銀行利潤是MMORPG游戲。

                  看看DOGE、SHIB或GME,我們理所當然地視之為輪盤游戲而已。然而,在這些實驗中,一種更有前途的東西正在崛起--微觀經濟體(micro-economies.)。

                  通過將金融資產與社會資本交織在一起,我們現在看到了一種由在線社區協調、主導的新型資產類別。

                  這就是微觀經濟的興起。

                  本文將以中產階級創造者為例,闡述他是如何捕獲價值,以及為什么加密貨幣為微型經濟體的復興創造了條件。

                  什么是微觀經濟體?

                  微觀經濟體就是這樣的社區:

                  • 總市值低于100萬美元

                  • 活躍成員100名以下

                  • 爭取勞動公平

                  • 沒有公司實體(LLC,corp等)

                  微觀經濟體有著共同的使命,其產品未成形,且成員幾乎沒有收入。就像最早的雇傭關系,類似于合作組織或委員會之類的結構。

                  早期的貢獻者刻畫出他們自己的角色和制定報酬,松散地組織起類似于Teal的組織。在該組織中,每個成員定義了自己對小組的職責范圍和價值。

                  由于社交代幣和DAO的出現,現在社區有能力創造共享的金融資源。

                  DAO提供開放的準入和代表所有權的工具,可以看成是一個社區銀行?,F在我們更多地看到,社區擁有代表該銀行所有權的共享貨幣,即社交代幣。

                  這些基礎讓新的商業階層的出現成為了可能。

                  創造者中產階級

                  創造者中產階級是未來的夫妻老婆店。在過去的三十年里,互聯網使成千上萬的社區得以出現。但是,主要受益者仍然是前1%的人,而約97%的YouTube創作者的收入低于國家貧困線。

                  小眾社區的出現使互聯網成為一個充滿活力和開放的生態系統。在網絡社區內,創作者正在演變為中小企業,旨在激活他們的鐵粉。

                  現在問題變成了:我們如何使長尾創作者開辟一條可行的道路?

                  讓一個小眾社區成為一個有意義的企業,他們需要賺取收入和獲取價值。

                  微觀經濟體的工具

                  創造者的工具使微型經濟體成為可能。從Web2轉向Web3產生了收入流,社區所有權優先于個人所有權。

                  在Web2中,創作者通過SaaS工具謀生,通過寫作、創作藝術作品或工藝品而獲得報酬。

                  在Web3中,創作者通過發行社交代幣或NFTs來賺錢,NFT代表著數字媒體所有權。

                  代幣化提供了一個眾籌的途徑,同時也確保早期支持者得到回報。它優先考慮社區所有權,在$VALUE和$ESSAY等早期Mirror活動中最能體現。

                  創作者的獲利不是線性了,意味著代幣的衍生價值往往是日常收入流的數倍。

                  這些工具為社區提供了一個直接的方式來賺取收入,同時也提供了與成員共享(和增加)價值的媒介。

                  在Web2里創作者是被動的,而Web3改變了這種情況,將社區變成有效的微型經濟體。

                  人們可以借助Coinvise和Rally這樣的平臺創建微觀經濟體。對于貢獻者來說,它提供了一個非常規的途徑,讓你可以做喜歡的事,并在過程中獲得可觀的資產報酬。

                  最終的普及將通過這樣的方式實現:數十萬個小眾社區向他們最親密的朋友傳授加密技術是如何改變我們的生活的。

                  關鍵參與者

                  最杰出的微觀經濟體,我們可以看到像Anish Agnihotri這樣的年輕選手——在學業之外的夜晚和周末,在Polychain全職工作,利用Mirror和Zora建立PartyDAO這樣的社區。

                  種子俱樂部(Seed Club)、Six和CRE8俱樂部正在建立管理下一代微觀經濟體的系統,是創作者從0到1的最佳實踐。

                  像Bankless這樣的加密貨幣媒體機構現在正在向DAO過渡。這與Forefront和Global Coin Research并駕齊驅,他們都在用自己的原生代幣激勵寫作貢獻。(還有更多的相關例子在路上)

                  PleasrDAO、SongCamp、SquiggleDAO、Gremlins和CypherDAO都開始聚集在一起。雖然大多數微型經濟體不會有500萬美元這樣的資金來購買愛德華.斯諾登的第一個NFT,但當它們共享資源以追求實現某個任務時,它所展現的力量是讓人振奮的。

                  微觀經濟體如何演變

                  當一個微觀經濟體站穩了腳,社區通常會聯合起來,以進行擴大發展。

                  這是通過國庫多元化(Treasury Diversification)來實現的——一種直接從Treasury?中把代幣賣給想購買大量股份的出資人的交易方式。它不僅為社區提供了運營資金,而且由于受到了世界級投資者的社會支持,因而給到了代幣更多的信心。

                  像Friends With Benefits、Badger、Lido和Index Co-op這樣的社區都成功地執行了Treasury Diversification提案。

                  一旦有了運營資金,我們開始看到從單純的代幣償付模式演變成更標準的支付結構和類似于傳統公司的角色。這種介于社區代幣和USDC之間的混合體可以與硅谷的支付薪酬方案相媲美,而且代幣化的股權默認是流動的,可以在Uniswap等全球DEX上7*24小時交易。

                  這種流動性讓收入可以直接流向貢獻者。當微觀經濟體賺取收入時,他們會被激勵通過社區treasury來實現,因為代幣價格應該隨著treasury的增長而上漲。

                  Coordinape和SoureCred等工具方便微觀經濟體更好地對貢獻進行排名——最終建立起支付的報酬與創造的價值(而不是付出的時間)緊密相關的組織。

                  由于像Parcel這樣的項目,跟蹤、分配和核算社區財務部的付款變得非常簡單。

                  總的來說,加密貨幣為可持續的創造者中產階級提供了一個基礎。

                  很明顯,一個創造者中產階級正在出現,現在有一個明確的路徑來創造和獲取價值。工具已經存在,但真正的財富創造要需要靠創作者的努力。

                  原文作者:?Coopahtroopa, Kinjal Shah ??

                  貢獻者:Oxbyobu,?DAOctor?@DAOrayaki

                  原文:?The Rise of Micro-Economies

                  評論列表

                  發表評論

                  久久99精品久久久久久蜜芽